我是分数
一个吃冷cp无数,跳圈仿佛劈叉,想写遍所有自己喜欢cp的懒癌。

【花镜】Bugster团购墨镜系列(花吐症)

*应该是个系列……其实是想不到题目

*OOC预警 @赤蜡烛_AkaiRosoku 联动傻子

1.
从清晨起床开始,镜飞彩就感觉呼吸道异物感令他咳嗽不止,蓝色花瓣伴随咳嗽声飘到镜飞彩的床上,这明显触及了他身为外科医生的常识知识和专业知识。

满床的花瓣,铺在镜飞彩的白色被子上竟然称出了童话感,当然,忽视面无表情的床主人外。

镜飞彩有些洁癖,这是人人皆知的事情,除战斗浑身伤的情况外会让自己保持绝对的整洁,他需要快速把这些碍事的东西清除掉,还他干净利落的卧室。

小心的掀开被子,避免飘得满屋都是花瓣,轻手轻脚地换好衣服准备收拾,如果这个情况让他父亲知道,今天就有够烦的了。

“飞彩早上好!!!今天想吃什么……”

刚刚还在想的事情发生了,他曾经警告过自己父亲很多次进屋之前记得敲门,显然他神经大条的爸爸不会去记这些细枝末节,这让镜飞彩无数次慎重考虑要不要给卧室换个防盗门。

“上班要迟了,我去医院吃。”

趁镜灰马还没从吃惊的情绪下缓和过来,拍拍他的肩请出屋子。

2.
从医院大门到外科办公室的路段不算远,平时总是有很多小护士趁着这段时间对年轻帅气的镜医生示好,今天不同于往日,镜飞彩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平时颇为上等的细致面孔也被口罩挡住,小护士们都沉浸在“看不到镜医生的盛世颜值”的悲伤之中。

CR和办公室是他在医院里的休闲室,在这两个地方能让他在忙碌的工作中歇息下。

他看向办公桌角上摆放的照片,是他和百濑小姬的合照,每次看到这张照片都会感到安心,伸手够过那张照片,即使是他放下心中的执念,她就如护身符一般让自己在这倒霉的清晨中得到救赎。

五年前的事件,令他印象深刻,一生也不会忘掉,他痛恨自己的愚钝与不解风情,甚至迁怒于花家大我。

想到花家大我他感觉自己的嗓子又开始不舒服了,镜飞彩说不清他对花家大我抱有什么样的感情,在花家大我入院的几天,他一直呆在花家大我的床边,恨不得将他照顾到极致,镜飞彩将这称呼为道歉,可是却连他自己都不信。


3.
这已经是花家大我这个小诊所收的第四位花吐症患者了,穿着高中校服的小姑娘坐在病床上,红着脸轻咳,百合花瓣从她口中飘出,降落在了花家大我的办公桌上。

花家大我本人对恋爱的症状完全没有兴趣,如果不是他身边有一个现役女子高中生西马妮可,他可能这辈子都不会了解这种触及他专业知识的病症。

手里拿着那位患者病例本写不出半个字,他这又不是婚介公司,用西马妮可的话说,找花家大我商量恋爱相关简直就是傻子行为,花家大我也很认同这段话,但他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

这种时候现役女子高中生才是最好的医生,西马妮可坐在患者身边东一句西一句,原本犹豫不决扭扭捏捏的小姑娘像是被提了醒,抬起身鞠完躬就走。

“看见没有!我也是有成为医生的潜质的!”
西马妮可站在他身边夺走他手里的病例本扔到一边,叉着腰嚣张跋扈的展示自己的成果。

花家大我永远也斗不过西马妮可,但不代表他会放弃这场战争,当他刚开口还没说出反驳的话语身边的游戏显示器发出了响声。

他站起身,拿起听诊器状的东西
“这才是真正的医生才能治好的。”

4.
夏日的闷热让人提不起精神,就连Bugster都会赞同的理论。

镜飞彩站在摇摇晃晃的Bugster面前,就跟他的名字一样正义凛然,他从兜里掏出Brave的卡带,下面本该是很普通的假面骑士剧情,可他看见了急忙跑过来打算参战的花家大我。

卡带因为主人的动作掉落到地上,因为过度咳嗽胸腔传来的疼痛,只能蹲下身体试图缓和疼痛,不停从自己的口中吐出的花让他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

镜飞彩用手捂住嘴把头扭到花家大我看不到的背面,他不希望那群多管闲事的任何个人知道,花家大我也在“多管闲事人群”的范围之中。

花家大我没想到赶过来之后看到的是一个患了少女常见病的小少爷。

在花家大我心中镜飞彩是最不应该患上这种奇形怪状病人,他冲过去想把镜飞彩带到安全的地方。

“你做什么?”

“难道你要用这种身体战斗吗?!”

如果让刚刚赶来的宝生永梦来形容这幅画面,擅长游戏的研修生会兴奋的回答“这可能是旷世神作!”

在大家印象里关系不好的俩位主人公抱在一起,一人一句话接着,十分有默契,虽然他们在吵架。

至少宝生永梦还没有看见吵的这么欢的场景,他还没有向九条贵利矢抒发自己惊讶的感情,Poppy就过来拽着他的白大褂衣角踮起脚尖凑到他耳旁说“飞彩好像患了花吐症。”

哦,这有点严重。

“大我快带着飞彩离开!这里交给我们!”


5.
“从美国回来的小少爷居然也会得花吐症这种矫情的病症?”

花家大我把镜飞彩带到了自己的小诊所,他靠在镜飞彩的病床边上扭过头对着心安理得瘫在床上的人说道。

“没想到无证庸医还知道这种小姑娘才知道的知识。”镜飞彩翻了个身把自己裹的像条活体寿司。

“你已经是我们医院第五名花吐症患者了。”

花家大我怼镜飞彩向来熟练,见对方气呼呼的不打算说话,他笑着从镜飞彩身前捡起一片花瓣。

法国的国花,还真是符合镜飞彩的花,花家大我其实完全不熟悉少女情怀的任何东西,就如之前西马妮可对他的评价那样,不巧的是他这次还真知道鸢尾花所谓的花语。

想念你。

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心脏有点难受,可能来源于多年前烙下的身体疾病,也有可能是病床上这位咳个不停的镜医生。

终究是比镜飞彩大上几岁,花家大我对感情谈不上迟钝,他很早就知道自己对镜飞彩抱有不正常的感情,谁都知道镜飞彩对逝去的恋人有多么痴情,他本来对这段感情不抱幻想,可是看到心爱之人患上几近绝症的病,还是难受的。

花家大我思绪万千,张口问道:“是她吗?”

“你说什么?”因为嗓子疼身体难受,镜飞彩头都不抬一下轻声问道。

“您该不会不知道这病的起源是什么吧?”花家大我反问道。

“当然。我为什么要知道?”

花家大我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白天西马妮可发来的邮件,再把手机递给镜飞彩,看着镜飞彩由青到紫再到红的面部变化。

他伸出食指和无名指冲着镜飞彩使用了自己的招牌动作。

“天真的小少爷。”

“不,不是!不对,这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医学史不可能存在的!”镜飞彩从床上扑腾起来这很符合他恼羞成怒时的模样,语无伦次的反驳着。

“可是就有这种东西。”花家大我平淡的回答他,要知道是个医生都会有这样的反应,比如今早的花家大我也是,虽然没有镜飞彩过激。

“所以身为你的主治医生,我需要知道你喜欢的是谁。”

镜飞彩看着依旧稳稳的坐在床边还显得十分淡然的花家大我,身体又开始不停的咳嗽。

不会吧。

当和暗恋的对象亲密接触,而且!还没有告白的话,病就会复发!花家大我突然想起西马妮可发给他的邮件里面的一句话。

花家大我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还没等他实施,镜飞彩就凑过来,抓着花家大我的衣领把他拽的离自己更近,随后与他的主治医生交换了一个吻。

镜飞彩病是治好了,花家大我害羞的要死了。

评论(4)
热度(25)
  1. 赤蜡烛_AkaiRosoku今天我有粮吃了吗? 转载了此文字
    看看这个傻子写的文,该死的甜美

© 今天我有粮吃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