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分数
一个吃冷cp无数,跳圈仿佛劈叉,想写遍所有自己喜欢cp的懒癌。

【三山】恋爱卦

*欧欧西严重,给一个傻子写的@赤蜡烛_AkaiRosoku 
———————

今天的本丸门口多出了一个奇怪的人,一个戴着黑墨镜的黑发男子,面前摆着一个用红布罩上的桌子,布上面有用黄线绣出来的一个占字,男人坐在小板凳上,一边摇头晃脑一边摸着他的八字胡。

这个场景引发了本丸久违的骚动,虽然平时也不安生就是了。

短刀们围在这个摊子旁边,一人一句向黑发男子提着问题。“你是谁啊?为什么这么打扮?”

“你这身一点都不时尚,让乱给你重新弄一下吧”

“你来这里交税了吗?”

长谷部觉得这个场景有点控制不住了,烛台切摇了摇头顺势捅了一下他“要不要把主公叫过来?”

长谷部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一路小跑的冲进审神者的卧室“主公!!门外有个奇怪的人!!!”

常年不出屋门的审神者,轻咳了两声,让长谷部将他带进来。

“主公!让那么可疑的人进来真的没问题吗!”长谷部的脸上露出了严肃的神情,审神者摇了摇头,这才将他心爱的内侍,轰了下去。

当长谷部再下来的时候,他看见三日月刚刚那个黑发男子坐的小板凳上,将左手放在桌子上,而那个男的抓着三日月的手,嘀嘀咕咕的在念叨些什么。

“他们在干嘛?”长谷部脑子有点转不过来。

侧躺在走廊上睁不开眼的明石打了个哈欠,慢悠悠的回答他“估计在算命吧,好困,萤他们怎么还不回来。”

“汝的命中之人,乃一位长期披着白布的公子。”
众人听到这句话,都心有灵犀的看向坐在角落的山姥切国广,就连常年对鹤丸国永视而不见的三日月都受到了惊吓。

“哦呀,真是吓到我了”三日月将手缩回袖子里,他也将视线转移到那个被众人紧紧盯住的山姥切身上。
山姥切国广?一个不熟悉的孩子啊,平时基本都看不见他,一直一个人在角落里,说实话,对这样的孩子有点苦手。三日月这样想着,撇了一眼这位算命先生。

“哇,小伙子,可以啊,你居然能把三日月吓到!教教我啊。”鹤丸不知道从哪里跑进来,兴奋着拍着手,把三日月从板凳上轰走自己坐了上去,打算让一边学一边看看以后的婚姻大事。

三日月没有兴趣继续在这里消耗时间,看着身边的刀剑男士一个个兴致勃勃的样子,大概要辛苦这位算命先生了。

他走到了本丸院里树立的樱花树下,大概今天是没人陪自己赏花了。

“三日月大人,好久没见。”清脆的少女音从身后传来,第一次听见这个声音还是一个多月前。三日月转过身来,接过了少女递来的茶“好久不见,主上”
三日月抿了一口茶,茶叶应有的苦味和茶香比平时浓厚了许多。“哈哈哈,主上会出屋门真是少见,居然还泡了新茶”

少女被打趣的有些红了脸,将放在地上的糕点向三日月那边推动了几分“三日月大人,您说笑了。毕竟门外来了客人,如果主人一直不出来迎客,还是有失礼节”
三日月知道她说的是门口的那位苦命的算命先生,从盒中拿起一块糕点放入口中,果然,甜过头了。审神者见三日月没有将话接下去,便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糕点是不是有点甜过了?毕竟是乱他们带回来的,小孩子总是喜欢最甜。门外的那位算命先生是我特地请来的,毕竟我也已经25岁了,却一点男人缘都没有。”审神者有些委屈的嘟了嘟嘴,看到三日月有些疑惑的歪着头,笑了一下给他续了一杯茶“那位算命先生,算姻缘算的很准。”

三日月想起了刚刚的事情,端起了茶杯“或许也没有那么灵,刚刚找他算了一卦”苦涩的茶水冲淡了甜腻的味道,让不是那么喜欢甜味的三日月好受了不少。“不过今天茶的味道,不像是主上亲手沏的啊。”

“不愧是三日月大人,确实不是我沏的。”她抓起来了一块糕点,咬了一口“的确甜过头了。三日月大人,那占卜的结果是什么?”

“说是,与一位披着白布的男士有关。”三日月还装模作样的将语气和动作还原了一下,逗的审神者乐出来声“那确实如此,这茶也是那位披着白布的男士所沏。”
让三日月在一天之内受到两次惊吓,是何等的少见,大概他们穿着白色系的都比较喜欢吓人?

三日月继续和审神者聊着一些有的没的。虽然共住在一个屋檐下,却没有见过几面,更别提平时的安排以及任务都是由长谷部来传达的。

到了午饭的时间,刀男们陆陆续续的走了回来,或许是大家太久没有见到他们的主上,樱花树底下又围满了人。

烛台切撸起了袖子说难得人这么齐不如野餐好了,审神者在刀男们自己举办的拥抱审神大会上依旧不忘给烛台切一个眼神。

毕竟也是开国元老之一的烛台切,怎么可能不懂其中的意思,他心领神会的看了一眼坐在旁边喝茶的三日月和躲在树后面的山姥切。

“行了行了,进来吃饭吧,顺便让山伏还有蜻蜓切把那位先生抬进来。三日月和山姥切嘛,你们今天有特别餐”烛台切敲了敲门上的木板,听到所有人安静下来后,才开口说话。

除了山姥切和三日月以外的人,吵吵闹闹的将自己的派对转移进了餐厅。最后剩下的两个人,一个坐在原地,一个不知所措。

“要不要来尝点糕点?主上带过来的,或许有点甜。”三日月的视线并没有在山姥切身上,甚至没有转过身子,毕竟这个孩子不愿意被人盯着看啊。

“你刚刚算到了什么?愿意告诉我吗?”听到山姥切放下警惕逐渐走到自己身边时,三日月扭过头看向他。
山姥切将被单拽了拽遮住了脸“他说,我命中会有一个宛如一抹明月的存在。”

“哦呀,那可真是巧呢。”

评论(8)
热度(63)

© 今天我有粮吃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